当前位置:主页 > 武汉夜生活网 >

武汉第一夜市-江汉路步行街

去年在瑶瑶的指点下第一次见识了江汉路的繁华,今年我又来了。

坐在修葺一新的步行街中央,看着满大街来来往往的年轻美女们,突然有种强烈的不适应。就跟社交障碍似的,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。好像是害怕别人发现了我的好色跟猥琐。

漂亮的人很多,快乐的人很少。

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姑娘扎着冲天小辫,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咯咯咯的笑着,我也不由地笑了起来。更多的是匆匆走过的行人,扎着膀子带着疲惫,使得那些骄傲的快乐和盲目自信的快乐都可爱了起来。

年轻真好,从看美女到看快乐,再到看回衣服,我才逐渐找回了以前在小寨的感觉。西安小寨是年轻人的天堂,成天熙熙攘攘的充满活力,而一个江汉路步行街最少等于三个小寨。

没有地摊的夜市没有灵魂,没有夜市的小寨死了一半。江汉路不仅有宽敞靓丽的步行街,也有摩肩擦踵的地摊夜市。步行街的感觉比肩上海的南京东路,夜市的感觉则远远超过了小寨。所以我觉得武汉的江汉路步行街是中国第一夜市,逛商场转地摊应有尽有,纵横交错三站路,美食美女,品牌服饰和地摊潮流应有尽有。

比起逛商场我更喜欢逛地摊:50元2件,100元3件的叫卖声此起彼伏。有个摊位卖的东西很漂亮,又像口红又像避孕套,拿不定主意的我问了一声“这是什么?”老板说:“是电子烟。”一抬头才发现老板是个美女,认真的化了妆,眼睛大大的,透出一种飒爽的漂亮。

我们以前摆摊的时候也是,会遇到好多漂亮的女孩,买东西的,体验生活的,也有扎扎实实摆地摊,顶风冒雨不怕吃苦的。现在身边这样认真生活的女孩子几乎见不到了。在昨天逛地摊的时候才又看到。

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,抑郁症的孩子在家里待着,很痛苦;摆地摊的孩子在外面拼搏,很快乐。两边的孩子似乎在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墨黟晒了他最近做的美食,说他也摆过地摊,他想卖手作,可惜在县城里生意不好,在省城生意还行。原来在地摊夜市中感受到的犹如野草一般的蓬勃的生命力,在家待着的抑郁症的孩子们身上也有,只不过好像被什么东西压抑住了。

一个孩子决定要上职校,原来是市重点中学前三十的成绩。妈妈直到昨天才知道体育老师不仅摔了孩子的手机,还当着所有同学的面骂孩子“你怎么不退学?”孩子懵了,回家向妈妈求助,而妈妈认为孩子是因为摔了手机才那么那么难过的,站在了老师的一边。

一位妈妈说孩子的状态很差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原因很可能是有人给孩子发了莫名其妙的照片,她很肯定的告诉孩子这照片的不好的意思。那个人后来专门来家里看望孩子,孩子也闭门不出,从此以后状态就变得越来越差。妈妈说不清楚自己的逻辑是什么,总是习惯性地替孩子过滤很多事情,然后替孩子做决定。有什么事情不直接问,猜测和偏见总容易导致更多误会的发生。

我不喜欢武志红的《巨婴国》,不喜欢原生家庭决定论和父母皆祸害的言论。在实践工作中发现不管医生和咨询师有多专业,总是家庭在替孩子最后兜底。所以我觉得中国家庭比起是孩子问题的缔造者,更是孩子比成人更容易康复的资源和力量。现在看来并不一定,到底是阻碍还是力量,是时时变化的,跟有没有钱,文化背景的关系不大,主要是要减少对孩子的误会和偏见。

家长对孩子的态度就像城市对夜市的态度一样,不能因为不喜欢就取缔,也不能装装样子图个表面光鲜。要向武汉的汉江路一样,大街小巷并存,商店地摊兼顾,尊重大家选择的权利,你爱逛哪里逛哪里,快乐就好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孩子们如同野草一般蓬勃的生命力不被压抑,尽情的绽放出来。

没来过江汉路步行街的一定要来一趟,我觉得这里是中国第一夜市!

虽然武汉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很骄傲的说,“我们的夜市是很热闹,不需要宣传咯,来了的都知道。”但是这种兼容并包,生机勃勃的繁华景象,在别处真的少见。美食很多,美女也很多,品牌服饰,地摊潮流应有尽有,满街满巷的年轻人,真的如野草一般生机勃勃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